今天随便更新了吗?
随便/Ascaris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闻绝】traffic(花吐paro)》

酒壮怂人胆。

——
三次元人设使用,无关真人。(可能?)有私设。

——
简单的几句道别后关了直播,小绝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抱着杯子窝在电脑椅里修仙,掌中传来的热度让他一阵发愣,直到被桌上手机的消息提示音拉回思绪。
【闻香识没女人:刚听到你咳嗽了,感冒了吧辣鸡(`_ゝ´)多喝水,注意保暖】
卧槽神特喵辣鸡,小绝失笑,放下水杯就打算跟人开撕,可喉间涌起的一阵异样刺激得他咳嗽不止,胸膛的剧烈起伏暗示少年的情况并不好。小绝扔下手机,翻身跑进厕所,扶住洗手台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和干呕。隐约还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老年气管支气管炎?还是说准备演个狗血剧吐滩血?
刚要这么吐槽自己,小绝就瞥见水槽里安静地躺着几片花瓣,浅粉色的,但被惨白的瓷砖映得像是人群之中最妖艳的一位姨妈。
这特喵是个什么鬼玩意儿?
羊驼你不会摆渡吗?
片刻后黑发少年看着度娘的热情解答,彻底愣了。
-
花吐症,是因为思念暗恋对象而患上的一种极其少女的病症,因而治愈方法即为暗恋对象的一个吻,如果一直没能被吻,则根据吐花的种类决定生命周期的长短,一个月至三个月不等。
……吻。
我有十句mmp不仅要讲还要挂在呆毛上。
小绝把手搁在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上,有些懵逼地看向镜子里面色有些苍白的少年。
我喜欢谁?
确切来说,我暗恋谁?
平日里的交流圈子也不大,无非就是一些队友、B站上相识的up主,细数来真正有特别感情的朋友也还真没几个。夫人、闻香的脸几乎是立刻就出现在他眼前。
卧槽夫人???哦不那是尊老对母亲的深切敬意与热爱。对闻香是爱幼,给他以父亲般的伟大关怀。是父爱,人世间最高贵无私的情感。
……编不下去了。
少年颓然滑坐在地上,也不管干不干净。眼前尽是闻香识的面容,打游戏的各种鬼畜,日常中的闲话家常,闭了眼,耳边似乎也环绕着那个温柔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念着他的名字。
小绝盯着地板看,心乱如麻。
我喜欢你啊,闻香识。
可是你不知道。
-
之后小绝一反常态地特别浪,很久之后他的解释是反正都是治不好的绝症了怎么拖都没用干脆及时行乐,摆渡上有人说减少与暗恋对象的接触可以缓解症状,但小绝完全不当回事,减缓症状有用吗不过就是死之前舒服点。于是那段时间一有机会就找闻香识聊了聊天打双扣(不最后一个没有),就差个面基了,本来俩人也挨得挺近的,可小绝还是挺怕闻香识心思堪比有女人地发现了他的异状,那就玩脱了。
哦,就叫你别跟紫头发的人玩你还不信是吧🙃。
「小绝你感冒没好还整天挂在电脑上?」耳机里闻香识的声音有些诧异「是不是身体上的病痛让你太过空虚,以至你要找没女人的闻香识聊以慰藉?」
「去你妈的闻香识整天都在想些什么骚东西。」小绝正准备措辞时,身为队友的老E就笑骂着准备给闻香识来上一枪提神醒脑,然后问「下周道长生日你们知道的吧?」
「小绝你感冒没好还是别去了。」闻香识接过话头,给老E旁边的墙壁来了一枪「你是想灌醉人然后带去少儿不宜嘛?」
小绝捂着麦咳出几片花瓣,才说「他要真对我少儿不宜香香你就拿把AK47去干♂死他。」
-
啊……不行、还是不行。
不管平时装得多浪,真正要见面了还是忍不住怂。
还是莽成狗,后来怂成狗。
小绝有些烦躁地把几朵水红色的花朵扔进桌上一个小盘子里,上面斑斑点点的血迹有些刺眼。
是说自己妖艳贱货?小绝嘴角抽了抽,把一盘子的花倒进垃圾桶。
-
少年发呆半晌,起身站在窗边。
楼下是条马路,不算喧嚷,但固然川流不息。
所有车辆皆因它们所属之人的忙碌而无法停止前行。脱离了控制,即为无人行驶,只会车毁,却无人亡。
很多人,也不得不随波逐流,和这些路上行驶的车一样。
那么自己作为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人,是否有资格凭自己的内心,真正肆意而为一回呢?
当然不。
千言万语最终化作嘴角一个苦涩的弧度。
——因为你怂啊。
-
我喜欢你啊,闻香识。
但你不可能知道。
-
衣柜前犹豫了半晌的小绝最后还是选择出门。饭局什么的太过暴露能推还是推了,剩下个推不了的KTV应该没啥大问题,包间里不出意外又会是些喝到妈都不认识的狐朋狗友,如果房间大一点更是没啥问题了。
小绝一手捏着朵刚吐出来的已经变成姨妈色的花朵,随手扯下一件外套,眼前却闪过另一个人穿着这件衣服的样子,边笑着边询问意见的脸。
「妈的闻香。」
花朵被塞进垃圾桶,从花瓣边沿滑落下的殷红液体把纸篓搞得宛如案发现场。
-
「哟小绝迟到了啊!要罚酒的噢!」
刚关好门准备溜进角落,就被眼尖的乌鸦抓个正着。
「不不不我是未成年人,你们这群聚众赌博还强迫未成年人喝酒的哦——」虽然是因为理亏而开脱,但本人却一点歉意也看不出来甚至理直气壮「吃枣药丸。」
乌鸦依旧没有要轻易放过对方的打算,闻香识直接一个靠枕砸过去,笑骂「你撸多了看不到小绝戴口罩啊,人感冒不能喝!」
「是是是就你心疼小绝,又不是你家女儿。」老E优哉游哉地打趣,还故意把“你”字咬重。
小绝只当没听到,经过闻香识旁边还故意一句「香香mua~❤」气得乌鸦觉得这遍地是基佬的中国最大同性交友网站也吃枣药丸。
-
之后小绝就独自抱着一小盘水果坐在包间角落刷手机,视线不受控制地一再落到不远处嬉笑着的卷发少年脸上,咽喉出的不适感更加强烈。
尽量小声地咳嗽几声,小绝不动声色地从口罩下拿出花扔进垃圾桶,庆幸BGM够大,足以让人忽略角落处的小小动静。
浪吧,反正现在浪到只剩一周了。
小绝扯纸巾擦拭两下因刚才的咳嗽而沾上少许血液的嘴角,纸巾被攥在手心。
没关系,剩下的这一周,能在你身边,已经很开心了。
-
「小绝……」
被叫到名字的少年抬头,看着邪道长的神情莫名,以为对方是发现了什么,连忙调节呼吸,不让喉咙中的东西涌出「嗯,生日快乐,因为感冒呢没法和你们一起玩很抱歉……」
邪道长挥挥手表示不在意,眼神隐隐有些担忧「小绝你该不会是……」
本以为对方今天是道长的正经人格而看出了什么事情,小绝正紧张地思考着找个什么借口,就听见一句音调比平时低了几度的问话「…失恋了吧?」
话一出口小绝成功被呛到,剧烈的咳嗽下喉间涌出几朵花。也幸亏是戴了口罩,没有直接掉出,小绝就含在了嘴里。
也因此没办法解释。
邪道长看少年面色古怪,以为是被自己说中而尴尬,便深沉地拍了对方的肩「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也别太在意了。地球上又不是除了她就没妹子了是吧。」说完塞了两罐啤酒在小绝手里,深一脚浅一脚地离开。
留下小绝一人在不知道是谁的灵魂歌声中凌乱。
-
闻香识远远看见这邪道长对小绝又是谈话又是给东西,联想到平时令人发指的人兽人格,瞬间联想到人兽给小绝灌输些什么奇奇怪怪的性知识,还准备实物教学,见小绝一副三观尽毁的表情后更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然后闻香识就忍不住把道长叫到一边耐心(个屁)地询问,就听见这个喝得迷迷糊糊的人兽道「安慰一个失恋的男人而已,你作为人家好哥们都不知道?」
……???
什么鬼?女朋友?还失恋了?
-
然后闻香识就陷入了是否要找小绝总结人生的纠结中无法自拔。
小绝没说过自己是直的也和基友们聊妹子聊得开心。
小绝兴奋时说「香香mua」也认真地问过他找女朋友的事儿。
小绝几乎不和妹子玩游戏也私下和他说过如果以后的女朋友玩游戏就每次和女朋友组团闪瞎单身狗。
小绝小绝小绝……
「妈的小绝!」闻香识扶额,暗骂。
-
「小绝?小绝你醒醒……」
「才两罐啤酒就醉了?……」
小绝挣开搭上自己肩膀的手,又揉了揉眼,这才看清面前的人是闻香识。
「所以你到底喝了多少啊?」闻香识的声音有些无奈,「那你先坐着,我去帮你倒水。」
但还没迈开脚,闻香识的手就被小绝拽住了。
他惊讶回头,眼前的一幕让他诧异得说不出话来。
小绝的口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到了一边,无数花朵花瓣没了遮掩,欢快地滚落下来,被鲜血浸透的花瓣绸缎般反射着房间内昏暗的光。少年无力地咳嗽着,嘴里还在说着什么,但更多的花和血因为他的动作而从唇边溢出,和他苍白的脸色相互映衬,给人妖异的美感。
但闻香识看到少年眼角的泪花,无法从其中体会到任何美的成分。
那句「是因为女朋友吗?总会找到更好的女孩」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因为小绝突然抬头,红着一双水汽氤氲的眼睛看他,嘴里喃喃「我真的喜欢你啊,闻香识……可是、可是你不会知道——」
是压抑在心中很久的话语,说出来都松了一口气。
被告白的人直接愣在原地,像被人敲了一棒子。
说、说好的失恋呢?这剧本不对吧教练?
-
闻香识好歹也是个被妹子汉子科普过无数性知识的老司机,联想一下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就立刻明白了之前的花是怎么回事。
闻香识坐在小绝身边,揽过他的肩,柔声道「所以,你就趁酒后告白了?」随后轻捏住少年的下巴,吻了上去。
不带任何侵略性或者粗暴的,仅双唇相抵,以最直接的方式传达着令人安心的信息。
-
尽管没人留意到房间角落小小的动静,闻香识也没再多说,直接拉过小绝的手架起他,向陆夫人那边道「夫人你女儿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去,你们慢慢玩。」
陆夫人突然有种女儿被带入洞房的奇妙感觉,叮嘱「路上小心,祝你搞事成功。」
至于具体搞的什么事,当事人也就不得而知了。
-
临至午夜,街上人烟稀少,都行色匆匆,也就没人注意到灯光昏暗处相偕着经过两个人了。
刺骨的风倒是让醉鬼清醒了不少,可醉酒时的言行却一点没忘。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为毛就莫名其妙地表白了啊??我特喵都做了些什么???
于是小绝就一直找不到什么话题开口,倚在闻香识身上进屋。
-
知道闻香识给呆坐着的自己端来醒酒药,小绝才回过神来,接了药别过头去,不敢看闻香识的脸。
他不知道闻香识是出于什么目的亲吻自己,花吐症的治疗除了吻之外不是还要心意相通吗?如果……如果对方只是出于同情——
小绝感到喉咙上涌异物的不适感,再次后悔了一秒没和神奇陆flag断绝母女关系,一刻也不敢耽误地冲向洗手间。
闻香识被吓了一跳,连忙跟上去。看见小绝扶着洗手台喘着气,眼睛不知是否因为身体不适而紧闭着,闻香识本还猜测他难受得厉害,就听见断断续续的啜泣。
「果然…只是同情嘛……」
然后那双被泪水冲洗得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他听见小绝说「虽然没用,但还是谢谢,闻香…以后请忘了我吧,要找个愿意陪你打游戏的女朋友。」
明明是努力想笑出来,可憋出的表情却比哭还难看。用的还是交待遗言的语气。
「你放屁!表白之后就想赶我走?还女朋友?」
闻香识虽然被小绝的话搞得莫名其妙,但还是get到【小绝要我找女朋友】这一要点,简直气到哭笑不得。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病怎么可能好?!何况我现在已经快死了——」小绝也被闻香识的态度给气到,伸手就指向水槽,但自己偏头过去时手一下被吓得缩回来。
哪还有什么妖艳的姨妈花瓣,分明是醉酒的呕吐物。
「???」
「???」
「……诶这个刚刚吐的不是…花?」小绝直接懵逼,愣愣看向闻香识。后者二话不说直接上去搞事…只是拥抱。
「那玩意儿要是花你要其他人的花吐症怎么愉快地患下去了。」
之后的句子,是闻香识紧贴着他的耳朵说的。
对方温柔清澈的嗓音,似乎从左耳又绕到右耳,兜兜转转半天,才落入他的大脑中。
「所以,关于告白,还需要我再来一次?」
「……余仕尧。」
-
现在是科技发达的社会啊……脱离车主控制,不还是有自动驾驶功能的嘛。
路上行驶的车,不一定真的会翻呢。
fin
【粉红色天竺葵: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
【题目翻译 路上行驶的车】
(题目源自lo主的英语周报QAQ)
最后是lo主随便的一朵废话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这里是随便欢迎勾搭w
算是闻绝圈的萌新,虽然入坑时间不长不短了解过这两个人 看过闻香的玩泥巴听过闻香的赵日天看过小绝的鬼畜 但就是没单独成文😂 (主要是因为我懒 好吧主要还是因为觉得不能把我这两个人的性格,一直在揣摩 (以及揣摩过程中的懒 所以现在有了梗于是动笔了。但成品依旧十分糙,各种意识流,ooc我的锅。今后会继续努力的!(・∀・)
(至于小绝怂的问题,说是ooc我认,但想说说,觉得小绝大概是个比较谨慎但也有冒险精神的少年,这里写不敢告白是因为觉得小绝期待答复但也害怕告白失败后的绝望,这个期待只有在酒精暂时封存恐惧后才能表达出来,是前边[酒壮怂人胆]的意思w
(矫情了也是我的锅,太少女了不敢直视QAQ
有意见欢迎在评论、私信找我!感谢每一位留言的小天使!
爱你们[笔芯♡]
-
(∑所以最后还是爬来求个留言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