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随便更新了吗?
随便/Ascaris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悠花】空车<上>》

*瞎jb乱写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bml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写这种东西
*什么向我也不清楚,总之能看下去我给你比一百个小心心
*惯例勿扰真人








01
93路公交车的LED灯牌上亮着醒目的红色数字,穿过密集的雨丝,打在少年的脸上。
少年投币上车,目光所及之处全是站着的乘客,想必是没有一个座位了。
只好勉强挤到最近的一个扶手旁,勉强站稳。
车厢内充斥着雨水、汗水、食物,与各种奇怪气味混合之后的浑浊空气。少年捂住鼻子,皱了下眉。
如果不是忘了东西在教室,谁想坐公交啊。
少年一直对雨天的公共交通工具很有意见,偏偏今天一辆出租车也打不到,地铁站也是一样的有味道,还离学校老远,这不,只能来挤公交。
家离学校不近,这意味着他起码要忍受半个小时的异味。
02
前方突然有辆违规变道的黑色小轿车,还好公交司机反应极快,立即猛打方向盘,公交车紧擦着轿车险险避过,乘客却遭了秧。
——还特别是那些没位置坐而站着的。
少年旁边有人蹲下来在地上摸索着什么,一转头看到不远处地板上的学生证,立即蹲下去交给旁边的人。
「谢谢!我眼镜有点看不清楚,谢谢你了!」对方不好意思地笑笑,一头红发亮眼得很。
少年看着学生证上显眼的校名,顺口道「你也是七中的?」
「是的,我叫忽悠,你好。」
「我是花少北。哦…你是高三的吗?这个点才回家。」少年瞟了一眼手表,时针快指到十一了。
「是啊,高三地狱嘛,也是没办法的事。」一听这话,忽悠立即堆了满脸的无奈。
「唉我也快了,下学期还提前了一个月上课!一个月啊!」少年点头表示理解「不过高三会重办学生证吗?我看你的跟我的不一样。」
「不知道,大概会吧。」
窗外流动的建筑减缓了速度。
03
他们站的周围恰好有人下车,二人就坐了下来。少年从兜里掏出盒口香糖,将塑料纸攥在手里,递给忽悠一个,也没再聊天,扭头闭目养神。
车内的嘈杂并未减弱,反而越来越大。少年似乎浑然不觉,甚至睫毛都未轻颤。
忽悠的目光越过少年熟睡的面孔,落入窗外的万家灯火。
夜晚并不是一个繁华城市缓冲和休息的时间。
04
「…嗯?」
少年撑开灌了铅一样沉重的眼皮,意外地没有听到嘈杂的声音。
……放屁,哪里是没有声音,明明是一个人都没了!
「咦?」是自己睡着坐过站了吗?看样子都要到终点站了。
时针指向十二。
少年向窗外望去,从刷得洁白的墙壁和挨得密密麻麻刺眼的灯可以判断车现在是在隧道里,无法通过路牌或者路边景象辨认现在所处位置。
怎么有这么长的隧道啊。
车门边的扶手处有路线图,但少年最想看到的终点站的名称被污渍给盖住了。
不仅是终点站,整幅图都是脏兮兮的样子。
污渍应该是在里边的图上。少年放下去擦盖子的手,走到司机旁边「打扰了,请问终点站在哪里?」
「……」司机没说话,看都不看他一眼。
他耐着性子再问了一遍,还是没有回应。
05
「什么鬼啊……」
少年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有些焦虑地将视线投向窗外。
双手滑落在腿上时砸到了裤兜旁,金属冰冷的触感让他兴奋起来。
信息社会啊……尽管学校三令五申不准带手机到学校,可现在的人离了手机能活个鬼,更别说现在又不是上学时间。
少年正内心吐槽着准备开流量查询,一条提醒让他瞬间白了脸。
流量刚好用完。
而且没信号。
少年强笑着自我安慰,没事没事没事隧道里没信号很正常等出去就没问题了一定没问题的相信你自己。
但前方路段并未装灯,视线仅凭车灯保证,光线未及之处,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
06
刚出隧道口,车就停了下来。
【本次车终点站,朝比奈区如月街站到了,请您携带好您的随身物品……】
少年迟疑片刻,觉得呆在车里可能会比较安全,但要找车回家,还是得出去看看。
「祝您旅途愉快。」
驾驶员这么一句话就让少年收住了要往车门外迈的脚。
句子本身没什么问题,但毫无语气起伏比刻意拿捏腔调要让人不适得多。
少年猛的转头,驾驶座上已经空无一人。
07
路面干了。
08
他没听过【如月街】这个地名,但街道和其他普通的街没什么不同,如果真要说,那这里的凄清冷寂根本不像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
少年随意朝一个方向走,直到公交站牌的光照亮他时才想起自己得找个正确方向的,等了半晌不见车影子才看到站牌上的运营时间。
妈的花大傻子。
大半夜的,哪来的车?
少年就地蹲下,将头埋在双臂间,深深地叹了口气。
09
「少北?…花少北?」
……好耳熟的声音。
思维像断了一个节又被强行接回,被念到名字的少年将眼睛眯开一条缝,夜色中那抹亮眼的红色就直直落入了他眼里。
忽悠?
刚认清来人的身份,少年就被他拉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忽悠的表情有点哭笑不得「我一到这就看见你躺在块公交站牌下边,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少年直接蒙圈,自己莫名其妙就又睡着了???
他看了眼手表,分针不多不少正好指向6。
10
「我在公交车上睡着了,一醒来就发现快到终点站了。」少年解释道「你呢,这个点不是也该睡了吗?」
忽悠苦笑「被赶出来了,今晚得想想事睡公园长椅还是在学校操场过个夜。」
「你都高三了还和家里闹矛盾啊?」
忽悠张了张口,似乎是觉得难以启齿,还是「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如果你陪我去趟学校我可以边走边讲给你听。到学校我顺便帮你叫辆车回去。」
「好,麻烦你了。」
TBC
人生第一篇打TBC的文。(也是人生第一篇悠花的文😂)
灵感源自于写手在某都一个下雨天打不到车只能到处满腔浊气地转公交车的晚上x
对于剧情有猜测可以在评论里留言,顺便可能有假结局,这篇文处处是坑。(我不是来求留言的x)(←才怪)
好了,我知道结局出来你们可能要打我觉得剧情狗血奇怪。
来吧写手身子骨硬。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