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随便更新了吗?
随便/Ascaris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悠花】空车<中>》

本文部分内容可能引起您的不适,未成年人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
然后你就会被家长打死  

 


勿扰真人。




 

11
「我是高三调到这里上学的。」
「怎么说……我刚到班上的时候,觉得气氛挺怪的。」忽悠转过头,看着少年的眼睛「你能想象那种……所有人都看着你,但所有眼神都是在看戏、可又躲躲闪闪的吗?」
「为什么?对新同学这么冷漠有什么好处?」少年接过话头「你看起来也应该是很受欢迎的一类吧。」
「不仅如此,连老师都是这样……」忽悠斟酌着用词「敬而远之。」

 

12
红发的少年结束自我介绍,不无局促地现在讲台上,并未将心里的疑惑表现出来。
老师的目光没有投向他,转而定格在空气中的某处。
他不在多问,走到讲台的最后一排的唯一的空位置坐下。
「真的是他!」「闭嘴,别说了!」「就是,当心以后换你去。」
【换你去】?被同学老师一同无视?
但之后的半天,忽悠发现这不仅是无视,分明一点交集都没有。同学不搭话,老师也不管不问,见了他都是远远躲开。

 

13
「连老师也……?」少年睁大了眼,语气表达着他的难以置信。见忽悠点头,便闭了嘴,听对方继续讲下去。
「就这么过了几天,当我开始怀疑但是是这个班还是我自己有毛病的时候,一些变故就开始了。」

 

14
今天是第七天。
刚打上课铃,物理老师就分秒不差地进了教室,也没有废话,毫无趣味的语句就伴随着唾沫星子从他嘴里滔滔不绝地涌了出来。
昨晚刚预习了这节课,忽悠正昏昏欲睡之时,教室后门突然被撞开,他被吓得下意识转过头去看,可眼前只一晃,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的脸,就被一股大力从板凳上撞下来,又被拖到阳台上。
幸好眼镜还没掉。
但当他看见来人的脸时,这种庆幸立刻消失得渣都不剩。
忽悠立刻跳起想要离开阳台,离这个怪物远一点,但门外的同学却像是早有准备般立刻砸上了门,落锁的清脆声响如同死 亡警告般落入他的耳中。

 

15
「那、那到底是——」
「一个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啃得不成人形、没有眼睛和嘴的…女人。」
话间的停顿让少年猜测忽悠大概在纠结那种怪物是否能称为人。

 

16
女子立刻朝他扑过来,将嘴裂成一个悚人的弧度,朝着他的脖子就要咬下来。忽悠急忙闪身一避,抓起阳台角落的扫把向女子打去。
但扫把没有受到任何阻力地穿过女子的身体,反而是他自己的身体由于惯性向前扑去。女子一脚踩住他的后背,像踩着一只无力反抗的小动物。
疼……这怪物力气居然这么大,骨头都要断了。
女子蹲下来,发出一声声线非人非鬼的叫唤,难得忽悠还能从中辨认出兴奋的成分,但紧接着,能做出判断的意识灰飞烟灭。
被踩住的地方真的断了骨头,断裂处深插 入某个器官。

 

17
「我记得很清楚。」少年见忽悠指向自己肝脏的位置「是这里。」
少年的腿软了一下,被忽悠眼疾手快地扶住。
「三分钟……肝脏出血最多能顶三分钟,血就会流光。」少年不由自主想伸手去触碰那个曾经破损过的器官处,被另一只手拦下。「你没事吧?」
「你说呢。」

 

18
他疼得快失去意识时,女子突然松开脚,转为掐着他的脖子将人整个提起。忽悠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挣脱开来,摔在地上。许是求生的本能让他翻身爬起,伸手摸到窗户边沿。
是了!幸好这边的窗户是不上锁的。
脚被人拉扯,忽悠用力掰窗户,每动一下,腹腔内都是一阵难忍的疼痛。
窗户终于开了一条缝,忽悠精神一振,将手指塞 进缝隙,正准备继续动作时,坐在窗户边的同学似乎察觉到什么,连忙从里面把窗户往闭合的方向一滑。
啪。
忽悠已经感受不到指骨断 裂还被不断撞击,以及脏 器撕 裂般的疼痛了。像个木偶人一样被女人扯下窗台,往阳台外扔出。

 

19
他重新睁开眼睛时,眼中没有医 院的天花板,鼻子里没有难以忍受的异味。
他还躺在教室的阳台上,女人已经不见了。
忽悠尝试起身,也没有疑似骨折和内脏受损的疼痛了。
若不是不堪入目的左手,他几乎都要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
被磨破皮的部分隐隐透出点点白色,忽悠不清楚那是肌腱还是骨头,只知道指骨已经完全变形。

 

20
「我去医院看了左手的伤,那怪物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来过。」
「很长一段时间……」
少年皱紧眉头,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虚浮。
「对,它又来过,并且间隔时间越来越短。」忽悠垂下眼「每次,都会带来不同程度的、可以被掩饰的伤。」
少年张了张口,看起来还要说什么。
忽悠的声音飘在微凉的空气里「我们到了。」
七中校园。
TBC


 

刚补完白夜行所以文风变得有点奇怪。
两天后不完结我就是doge。
(随便:汪。)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