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随便更新了吗?
随便/Ascaris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悠花】友人<下>》

“ 其实所谓死心,不一定是嫁作他人妇却只能送上祝福,而是奉上了全部的真心,却因‘朋友’为名均付之东流。”



借用醒目落字的话。上身真人我上你。
前文



忽悠认为自己大概是喜欢花少北的,只是不敢贸然将这种感情定性为爱情。
有时他也会在与花少北讨论B站哪位妹子可爱颜高时,想着也许不用做恋人,仅朋友就足够,打着撩妹的旗号猛撩僚机,人生赢家啊。
……不过人生赢家的最大失误在于,没想过僚机“反水”时如何应对。
所以当他在听到花少北刻意压着音调的一句“我家人似乎是密谋了一场让我相亲的阴矛”后,第一反应居然是想说“朋友你脱离组织了?你忘了和你青梅竹马相濡以沫无数年的右手君了?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家伙看我不neng死你”。而事实上,他也那么说了。
就当是为好友即将脱单而表示的一点祝贺吧。



本以为今晚少北会和他那位相亲对象愉快玩耍,忽悠就收到了联机邀请。
“哟你有了妹子居然还不忘基友啊不错不错。”他这么调侃道。
那边干笑了两下,没有接话。



忽悠不知自己今晚为何此般焦躁,队友想必是被坑惨了,弹幕一遍遍刷过“气人主播”,花少北也没出言询问。
就在他想找个理由先关了直播时,耳机里传出花少北的声音:“喂忽悠,我跟你讲个事啊。”
忽悠一时走神,“嗯啥?”
花少北似乎是喉咙不适,咳嗽了两声,才说:
“你是gay吗?我们在一起吧。”



心脏漏跳了两拍。
耳机里那个温柔到几乎不真实的声音,通过他们最熟悉的方式,真切地落入他的耳中。尾音里几乎微不可察的颤音让他直接看到了对方那双揉杂了太多情绪在其中的蓝眼。
如碧波般浮动荡漾,又去南方冬日里的清水,虽不至冰冷,仍沉静冷漠。



“我……”
他只来得及发出一个无谓的单音节,就被对方爽朗的笑声打断。
“卧槽你果然被吓到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声音变弱,应该是对着身后的人说的,“可以了吧,我朋友就是这么耿直。”
“……”
“抱歉啊忽悠,我家今天来了帮亲戚,我跟那群智障赌输了没办法,多担待。”
“噢……。”



心脏被高提起又重重摔下,忽悠喘着气,睫毛轻颤着。
果然还是他自作多情了。
也幸好,那句“我也喜欢你”没能出口,他丢不起那个人的。
哈哈哈。
只是掐断了那种念想,今后只能以友人为名自居,难免有些失望呢。
忽悠仰面躺回椅子里,嘴角尽力提起也只能勾出一个疲倦的笑容。
End





[没想到吧.jpg]
我也没想到这个东西居然还会有后续 (其实只是混更的忽悠视角) emmm你们就当是抹了pocky涂层的美工刀吧w概括全文就是悠花双向暗恋,花老师酒后告白,说完话又怂了,就以亲戚玩♂弄为借口敷衍过去。此刻双方都认为对方不喜欢自己。
刀子好吃吗?
不管好不好吃我水表都拆了,溜了溜了
(跑之前求个留言w

 
评论(13)
热度(24)
  1. 奔跑的萝卜987今天随便更新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