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随便更新了吗?
随便/Ascaris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优散优】盲点(短 一发完)》

私设散人害怕打雷闪电啥的。
ooc,因为没有手稿所以不知道写了个什么jb玩意。 上身真人我上你。
中考暂退前最后一篇,给优散了。
(建议配合BGM 邓紫棋的《盲点》 原曲是写亲情,这里私改成cp)




0
“我回来了。”散人把钥匙放在门后的柜子上,习惯性地念叨。
“……”
回应他的是满屋寂静。
散人意识到时先是一愣,然后无声地笑笑,脱下鞋走进卧室。
没人会回复他了,这个习惯得改。
01
“诶哟我的妈!你看这个刺儿老恶心了,我刚肛过这个苹果阵,它就、它就突然…天降正义!yes!过去了!你看我就是高玩,这个再恶心我也可以溜过去……”散人入神地怼着刺儿,没意识到挂钟的时针已经走过了标着数字1的刻度。
饭桌边的青年沉默地咬着勺子,右手不停地滑动屏幕,默默把饥饿的不适感压下去。
桌上的饭菜腾升的热气渐渐消散在空气中。
“OK那么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啦!我是散人,感谢观看!”
鼠标点击关闭直播,散人脸上的笑瞬间淡下来,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他向后仰倒在宽大的电脑椅里,伸手轻按太阳穴。
“好饿……”
肚子开始叫了,散人起身直奔客厅而去。
“诶我不是让你别等我嘛,我这直播都不定时结束的。”散人拉出把椅子坐下,抓起筷子。
“顺便等你而已。”优瓦夏放下手机,“菜都冷了,我去热热吧。”
“不用不用!”散人连忙拦住他,“快吃吧,我下午还有点事。”
没有热度的饭菜进入胃中,还真是不那么舒服。
02
他们已经交往了四年,如果把前面几年的暗恋算上,还要更久。
他们之间没有曲折的表白过程,没有求婚,也没有通知亲戚。
只是一个电闪雷鸣的凌晨,散人被雷声吵得睡不着,忍不住给优瓦夏发了条消息。本来也没期待对方能回复,散人应着敲门声开门看见对方黑眼圈浓重的脸,脑子抽了突然抱住对方湿透的瘦削身体,声音中有抑制不住的恐惧。
“你这么晚来……还不睡?”
优瓦夏没回答,手中的伞滑下的水滴答滴答打在地上。
一声炸雷在天空中响起,闪电映亮青年神色晦暗的脸。
散人抱住他的手勒得更紧,呼吸都被恐惧搅乱。
“求你,别走。”
“好。”
优瓦夏拉下散人缠住自己的双手,在对方愣神的刹那,扳过他的脸,毫不迟疑地吻下去。
就是这样,没有哪怕一个字的表白,彼此也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但散人还是抱着人不撒手,优瓦夏便扔下还在滴水的雨伞,把人抱进卧室。
是搞了些事,优瓦夏解释散人是实在害怕,一直抱着我我也睡不着,干脆做点该做的事。
03
确立了关系之后两人的关系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无非是优瓦夏受邀搬到了散人家,两人也会说一些羞耻的话,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罢了。
以及优瓦夏每天下班回家时多了一个小小的声音欢快地喊“你回来啦”,他应一句“嗯,回来了,你吃饭没”。
这样平淡的日常。
散人自诩是一个不喜欢追求刺激浪漫生活的老年人,也觉得生活平淡点挺好,只要两个人好好地活着,相爱着,就比任何烛光晚餐或者摆成心形的玫瑰都重要。
04
大约是从一年前开始,散人决定把更新的频率降下来,也是时候退圈了。毕竟也不能待在这里一辈子不是?
公司职员的工作自然是比做视频麻烦不少,散人待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到后来甚至每天都是优瓦夏帮着喂乐乐,包括带出去遛。
散人回来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整日思考着策划案和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宅出来的体重都下去了不少。
也许是习惯了平淡的相处,散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优瓦夏习惯在他回来之前把留给他的菜全倒掉,自然也不知道后来,优瓦夏习惯在他晚上不归家时,索性不做晚饭,把乐乐喂好了,高兴时就回去加个班,不高兴就打打游戏,也就感觉不到饿了,还减肥,多好。
05
二人的相处淡了,散人不知道,情谊淡了没有。
06
散人事业的重心完全放到了三次元中,连以前相好的up主,也渐渐没了联系。
07
散人埋头写着策划案,电脑右下角的日期没能提醒他今天是什么日子。
最后打上时间,5月4日。
他仰头,脸上一阵扭曲,龇牙咧嘴地揉着脖子。
这么晚了……还是得去拿点药,不然这疼得明天工作肯定做不完。
这个策划案大概是个职位转折点,做好了大概就可以摆脱最近的瓶颈。

优瓦夏坐在床边,手机屏幕的荧光太弱,照不亮他深黑的眼眸。
他突然想起几年前他打趣一般的一句“散老板”,无声地笑了。
胃部突然一阵抽疼,优瓦夏倒吸一口凉气,摔下床,右手死死摁住胃部,然而疼痛没有一点减弱,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他忍不住低吟出声,眼角的生理盐水模糊了视线。

那晚散人没有回来,优瓦夏在反复疼痛的折磨中熬过了整晚,第二天没打算去检查,只难得好好地吃了一顿早饭。
08
策划案做得不错,散人顺利升上了个空闲多一点的职位,每天终于可以回家好好吃个晚饭,遛遛乐乐。
……还有优瓦夏。
散人嘴角不自觉地扬起,饶是见惯了他温柔随和的同事,也没见过这么柔和的笑容。甚至有人打趣到:“你媳妇儿做了饭在家等你吧!这么虐狗你会遭报应的!”
散人拍了下这位朋友的肩,挥挥手表示不和你们单身狗扯了,抓起包就匆匆离开了公司。
09
这他妈……是梦吧。
散人撑起发软的双腿,上前把躺在地上的优瓦夏扶起,仅存的一点侥幸被捏碎得渣都不剩。
是一具真实的尸体。
瘦小的身躯已经变得冰冷,抱在怀里还硌手得很。
10
胃癌,他怎么就一无所知呢。
不吃早饭,偶尔连晚饭也无视,常年容纳垃圾食品的胃,怎么可能一点毛病都没有。
这些,他怎么就一无所知呢?
明明最接近他的,是自己啊。
怎么就变成自己的盲点了呢。
11
散人坐在床上,优瓦夏之前睡的位置。
室外是与那日一模一样的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不过这次,再没有他开门之后全身湿透的青年,抱住他,应自己别走的请求,低头轻吻。
End




【世界我看得再远 始终有一个盲点 你就在我的身边 我却一直没有发现】
【成功在及手不远 只不过刹那云烟】
【雨天忘了为你撑伞 生日忘了问你的愿望】
【你做了多少我没回来的晚餐】
打我吧,写手她脑子有毛病,骨头还硬。
(中途大概也会诈尸)
一年后见,晚安。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