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随便更新了吗?
随便/Ascaris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悠花】我和我可爱的同学啊(短/一发完》

点文 @昀离离离*/ω\*) 

双箭头/初中校园paro/我终于搓糖了/标题很绝望



-立夏-

<1>

五月的太阳灼人得很,学生被体育委员催了好几次才不情不愿地站成方队,有气无力地报着数,接受太阳的涌抱。

热身跑完后体育老师也懒到了极点,开口道:“竞赛跑,分两队,两个人一小组,背着跑——跑到后面的队一百个下蹲!”

一片唏嘘声中,某李姓同/胞担任起自黑的重任:“背不动啊老师!我这么重的!”

众同学悄咪咪给他点了个赞。

“怎么可能背不动,最旁边那两个男生,”老师伸手一指,“你们两个上来示范一下。”

<2>

花少北眯起眼,看了看身边的忽悠。

忽悠也看了看身边的花少北。

“别看了啊就你们俩,上来。”老师双手揣在兜里,“自己决定谁上谁下。”

队伍中的某些女生闻言眼中放出了智慧的光芒。

<3>

于是花少北一跃跃到忽悠的背上,手揽住他的脖子,忽悠则抱起对方的腿。

“诶对啦,看清楚没啊?”老师的眼神扫过众男生,“汉子都给我学好了,不然以后连女朋友都背不起。”

<4>

二人被安排在队伍的末尾,花少北把头伸到忽悠耳边道:“我是不是特别重啊?”

忽悠翻个白眼:“这么矮能有多重啊,上九十没啊?”

“诶哟嘿你特喵多高啊?胖不死你。”花少北将头缩回去。

前边的朋友投来赞赏的眼神:“请不要传播给的氛围,该你们了。”

<5>

忽悠被花少北这么一怼,顿时忧愁得像个三百五十斤的孩子,他是如此的难过以至于他跑得贼鸡扒快。

哦,化悲愤为力量。

<6>

花少北被颠得难受,又不知是什么时候得了费玉污先生的真传般一直嘿嘿嘿笑个不停,忽悠被压得难受,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就情不自禁跟着嘿嘿嘿。

然后忽悠踩到一脚稀泥摔了下来。

花少北整个人都压在忽悠身上,雨后草地特有的清新空气与忽悠的气息混在一起,不远处的嘈杂嬉笑在此刻静音。

<7>

忽悠以十分不优雅的姿势爬起来冲刺,花少北鼓励道:“输了没关系,我跟他们说说,你一个人做完我们全部份额的惩罚就行。”

忽悠一抖。

抑制了住自己要把花少北扔下来的冲动。

<8>

课后,基友神色庄严地拧开一瓶汽水:“花哥儿,体育课我仔细观察了一下。”

花少北撕开鸡爪的包装袋:“我们班的女生哪位腿最长?”

“我们班男生就你和忽悠最给。”

花少北把鸡爪整个塞到该基友的汽水瓶里。



-寒露-

<1>

整个初三的学生在大课间都要跑圈,这是现初三学子们早有思想准备却又不想面对的事实。

花少北循环着各式对于初三青春洋溢活力四射的赞歌,也循环着对十月底还依旧坚守在自己岗位的太阳爸爸的崇高敬佩。

他之前为了体考成绩还对跑圈抱走一丝敬畏,兢兢业业跑完全程。但这种敬畏对于早上没来得及吃早饭的胃来说无疑是折磨。

于是花少北掂量两秒是胃疼好还是脚疼好,毅然选择被迎面而来的李姓朋友撞倒。

李姓朋友:我从未见过技术如此之差的碰瓷。

<2>

花少北没打算撞到不能落脚,顶多搞成小扭伤,能被允许回教室顺便吃个早饭就成,但没料到李姓朋友太过热情,自己没有预判好风水,总之他直接磕到一旁的电线杆子,以完美的180度转体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

电线杆子发出的闷响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花少北痛得声音都发不出来,视线被生理盐水模糊,只隐约看到一团明亮的红。

是忽悠啊。

<3>

忽悠二话不说把人背起就往医务室跑,大概是脸上的表情像是被偷了一个亿那么可pia,过往路人纷纷让行,二人才得以快速到达。

花少北脸上缠了绷带没法下地,闻讯而来的班主任让忽悠先把人背回教室,她等会来联系家长。

“哥你别不理我啊…你不说话我有点方。”

“哥我错了,但是这个事儿吧,还是我错了……”

“错哪了?”

忽悠的语气不温不火,花少北咽了口口水,道:“我我我我不该不吃早饭不该因为跑不动就摔跤,也、也不该麻烦你背我上楼……”

忽悠没接话,不知是懒得反驳这番显然有病的解释还是懒得理仿佛脑子有病的人。

花少北自知理亏,于是把头埋到对方的颈窝处,还蹭了蹭,声音委委屈屈的:“忽悠我错了,我不该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忽悠,忽悠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4>

忽悠觉得花少北简直是个落字,随便跑个步都能把自己给伤这么严重,那出门怕不是一个不留神就会掉进没井盖的下水道。

忽悠很生气。

忽悠不想与落字交流。

忽悠也不是很懂花少北为何主动坦白他不吃早饭的事。

于是忽悠更不想与他交流了。


然后背上的人把头埋进了自己的颈窝,声音委屈得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给他看:“忽悠我错了,我不该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忽悠,忽悠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只属于花少北的气息因他的动作洒落下来,忽悠顿时有些丧气。

他在生什么气啊,花少北又不是他什么人。

忽悠的脚步慢下来。

“以后我不是你同学了,你弄伤了谁来照顾你?”

忽悠听见自己这样说。

“我又不可能永远在你身边。”

<5>

花少北松口气,经验告诉他,忽悠已经心软了。

“那我们就考同一所高中吧,就再照顾我三年,行吗?”

忽悠似是一怔,稍微把头转过来了些。

“好啊,趁机再嘲笑你这个落字三年。”

他确信忽悠是笑着说这些的。



-惊蛰-

<1>

花少北对其他科还算得心应手,就是一碰上化学就寻死觅活。忽悠深知花少北的尿性,于是对奋笔疾书的人悄咪咪喊:“老师来了。”

花少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化学卷子藏到历史试卷下边,动作是如此之快以至于出现了残影。待他惊恐不已地朝后门望去时,忽悠已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了半天。

“你考历史就这么不走心的吗?”

花少北给了他一个正统的花式白眼,抽出化学继续肝。

三分钟后忽悠碰了一下他的手臂,小声道:“老师来了。”

于是花少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化学卷子藏到历史试卷下边,动作是如此之快以至于出现了残影。待他惊恐不已地朝后门望去时,忽悠已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了半天again。

“忽悠我太阳你全家!!”花少北拿出要qin犯忽悠的气势两秒,第三秒都懒得给他,回头沉浸于化学的奇妙世界。

终于写完历史试卷的忽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得惨无人道。

<2>

花少北描好电路图的最后一笔,把尺子扔给忽悠,后者开口就要搞大事:“我跟你讲,这个数学老师这么了解物理化学其实是有原因的。”

“请开始你的表演。”

“他最开始是教化学的,药品放错炸了实验室才改教物理。”

“……嗯。”花少北目不斜视地刷刷连着实物图。、

“然后连错电路把实验室烧了才改教数学。”

花少北手一抖,擦掉不小心负进正出的导线。

“他能考到教师资格证真是个奇迹。”

<3>

终于肝完英语背诵,忽悠翘个二郎腿演着黑/社/会头/目,装作jia着烟的手随着他的长腿dou动不已。

花少北装作手里有打火机的样子给大佬点烟,忽悠陶醉地吸一口吞云吐雾腾云驾雾,花少北忙喊大佬好大佬好。

 

  然后大佬把燃着的烟夹在了耳后。

 

<4>

 

  体考定在三月初,与数学愉悦嬉戏的花少北被忽悠拖下楼上课。

 

  阳光温度刚好,不过分耀眼也不十分炽热。

 

——是个适合被体育老师凌虐的好天气。

 

“最后一节课嘛还是要给你们留个好印象。”老师温和地笑道,“女生向左转,800米;男生向右转,1000米。走!”

 

“忽悠我们来比比呗?”花少北笑着看他。

 

“行啊,输的请晚饭。”忽悠拍拍裤兜,回以自信的笑,“正好我身上没钱。”

 

<5>

 

  还剩两圈,花少北喘着气,思维开始踩香蕉皮。

 

  他想着初二刚开学的那节体育课,忽悠背着他一起摔在操场上,他紧抱住对方嘿个不停。

 

  忽悠说你下次再乱动就找根绳子把你绑着,他撇嘴回应你就是记恨那一百个下蹲呗。

 

  忽悠超了他半圈。

 

 

  他想着初三上学期的一天早上因为没吃早饭,跑圈时为了回教室吃早饭,故意把脚搞伤,但惨烈程度远超预计,要不是自己低头认错估计忽悠气得能把自己的脚给拧下来。

 

  他说忽悠你人超好我超喜欢你的啊!忽悠面不改色敷衍好好好我人当然好,我也好喜欢你这个落字der!

 

  忽悠跟他还有些距离。

 

  最后一圈。

 

 

  对方在阳光下的身影很耀眼。

 

  以前不管是耐力跑还是测试的一千米,忽悠总是要甩自己大半圈,花少北猜不出他有什么动力能一口气跑完。

 

  不过现在他也一口气跑到了忽悠后面啊,自己又有什么动力呢?

 

  花少北不由笑起来。

 

  嘛,不就是跑向自己喜欢的人,谁不会啊?

 

<6>

 

  还剩半圈,花少北在忽悠身边提了速。

 

  像有只手用着恨不得太阳他全家的力道扼住他的脖颈,脚下也有东西死死地拽着,此刻花少北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眼前只有忽悠的脸。

 

  身后是一片蓝天。

 

<7>

 

“哟,可以啊你,中/考按这么跑就是满分啊。”老师依旧双手抄兜,颇有些意外地赞赏,“你旁边那个红头发的男同学也是,跑得比平时还好。”

 

  于是缓过劲来的花少北从头到尾打量了一次面前这位年轻的体育老师:“老师你还没有女朋友吧——男朋友也没有吧?”

 

  老师表示我不是很懂你们这群基/佬。

 

  花少北嫌弃一秒,大声道:“老师你不懂,这就是爱!”

 

  坐地上的忽悠闻言,抬起头,视线恰好落入花少北眼中那抹耀眼的蓝,也对他扬起嘴角。

 

  他的眼睛真好看啊,蓝得像三月干净的天空。

 

<8>

 

“但是我身上没带钱诶,怎么请你。”忽悠把外套递给他。

 

“今晚就算啦。”

 

“嗯?”忽悠惊叹于花少北难得的没有抬杠顺便来一出双口相声。

 

  花少北站定,看了忽悠一秒,随后下定决心般用嘴轻触了一下对方的脸,然后以把化学卷子塞到历史考卷下的速度逃离现场。

 

  哪是今晚就算了,怕是以后顿顿都要请。

 

  忽悠站在原地,心疼自己的钱包,却笑得像个三百五十斤的孩子。

 

fin.

为了写手稿连数学卷子都没肝完绝望

这篇大概是个人比较顺手的文风(因为以前的智障风已经回不去了

喜欢可以点个小红心给条评论哦w

 
评论(1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