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随便更新了吗?
随便/Ascaris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悠花】精神病院记事(上)》

严格来讲是篇群宣w
文艺汇演时的意识流,ooc见谅
二三次元设定混搭,上身真人我上你。




花少北是个画手,一个常年坚持年更的·经常被认为是死亡人口的·至今仍没被打死真是个奇迹的·画师。
……
这种开头写得作者都烦了这次我们换个继续。
我叫随便,现任精神病院传达室大爷,某狗粮吃饱了正准备找点别的什么吃。
这一屋子全是基佬,恰逢佳节面个基,这里除了基佬,还有某圈的半壁江山,有男有女,有文手有画手。
那边坐一起的红毛和蓝毛看见没?对就是全屋最给。红毛叫忽悠,蓝毛叫花少北,是对现充。现在没啥吃鸡的活动,不知是谁提议让花少北讲现充历程,现在我噎粮噎得只想骂娘。
完了这群人渣还让我记录下来。
完全o令堂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k。


俩人认识的过程比我这人还落字。起因是忽悠某次回头观摩自己的手书时看到一条弹幕【真羡慕那些画画厉害的太太可以给自己产粮,怎样都饿不死】,忽悠不仅回【不不不自己腿肉不好吃还贼羞耻】,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还特意找到弹幕发送者私信【我教你画画吧这样你就相信了】。
弹幕发送者就是花少北。要是换了现在,他肯定判定这个太太……怕不是个傻子吧。
但此时的花少北双眼被粉丝滤镜所蒙蔽,开心到跑圈都来不及,连忙答应,自此走上了条不归路。


总、总之俩人就这么认识了,花少北虽然基础差,但胜在悟性好,一点就通,忽悠非常满意,加上他们都是同龄人,可以从妹子聊到车子再聊到本子,一来二去就熟得只差自报家门了。
忽悠喜欢上花少北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的事,但确是在忽悠进入精神病院前,民风还不够开放,纵使是他心思细腻花少北也察觉不出这特别的情愫,也因此忽悠才撩得明目张胆,张口闭口“宝贝儿”,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叫得花少北春心萌动:“哥您能不传播给的氛围吗?”吐完槽后亲亲热热一起斗地主去了。
后来加入精神病院,见识过院里拥有明亮慧眼的妹子汉子后,花少北只觉视野真开阔,生活真美好,忽悠真给。
然而忽悠还是凑表脸地传播着给的氛围,看不下去的妹子一个个捂着眼谴责:“你们干脆去结婚吧民政局的阿姨都给你们请来了!”
哦,我客串民政局阿姨,串完回去继续扫地。


再后来俩人不知因为什么事闹掰,吵得很厉害,院长劝都劝不住,双双退群。
那段时间院里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我扫地天天迟到,因为早上没人闹腾到把扫地大爷吵醒了。
我每天扫完地就坐在院里的藤椅上望天,偶尔猜测一下他们是否因为个人感情而发生争执,然后无不叹息痛恨于精神病人也。


最后事情的结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两个人成为现充后回院了。
……艹。
两个人口风都紧得很,关于吵架和好的细节只字不提,后来忽悠在心情愉悦时被我套出点话来。
花少北接他电话的时候哭腔憋都憋不住,忽悠这个痴汉直接搭了三小时的高铁去往花少北所在的S市,碰上下雨连伞都顾不上买就冲去找人,吓得出租车司机以为人家里着火了出车祸了连钱都没要,一连声的“人命要紧小伙子你还和我谈啥钱!”忽悠急得把一张姨妈红毛爷爷拍人司机手里就跑。
随后的细节?
不存在的。
忽悠一律以微笑拒绝回答——出租车司机的戏份都比他媳妇儿多!让我不禁感叹:“妈的死给!”
但两人的故事,现在才真正开始。
——TBC
精神病院门牌号→549788853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