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随便更新了吗?
随便/Ascaris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奇茄】 从借酒浇愁到酒后乱(哔——)》

*点梗from @柴桑 张嘴吞粮

*超短打

*不虐

*含私设w

*可能ooc

*无关真人 食用愉快w



[诶番茄你可不能再喝了——你不是不能喝酒吗?]散人一把拦住老番茄还想去倒酒的手,又把酒瓶放得远远的。

[好久都没和你们出来玩过了,开心嘛……]老番茄面色绯红,起身想去拿酒。

散人把他按回去,微微皱眉[我这可没见你哪里开心了,出什么事了?]

老番茄跌坐回沙发里,一时头晕得难受,开口就想吐,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

坐在一边的小绝喝了一口果汁,闻言思索了片刻,道[好像是……Chimera君吧,前段时间出差这两天刚回上海,也就不知道为啥没去找番茄了。]

散人哭笑不得[就为了这事儿啊?]

[哎呀不是啦,我是说,他是去和另一个妹子见了面……所以番茄就可能以为…嗯你们懂。]小绝咬着吸管,后边的话没有再说下去。

Pi不紧不慢道[也难怪老番茄会这么的……]思考两秒钟才接了个词上去[酸。]

醉酒的少年蜷在一起,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德行。

[那这么晚了也不知道能联系上奇美拉不。]散人转头问老番茄[给奇美拉打电话叫他接你回去吧,他电话多少?]

老番茄闻言却猛摇头,竭力忍住想吐的不适感,迷迷糊糊道[谁、谁要找那个家伙啊!我自己回去——]

然后就干脆地睡着了。

[这神tm自己回得去…]散人正吐槽着,就见对方的手机从外套口袋中滑落出来,一边祈祷着千万别有锁屏密码之类,随后对着【请输入密码】几字干瞪眼。

谁传给我的flag体质别拦我我要找他同归于尽。


略思索了一下,机智的天津少年问在座各位[你们有谁知道奇美拉生日的吗?]

 

打完电话,接下来就是等着奇美拉过来把人接走了。

[讲真番茄也真是个傲娇,有什么不爽还是直接说出来比较好吧,拉不下面子非得这样折磨自己。]Pi还是不疾不徐的语速,边说还边看向自己身侧的少年。

芬达则表示他真的没感受到对方的目光。

 

奇美拉要带人走时,散人还特意叮嘱一定要跟人好好解释。一番说道后悲凉地感觉自己更像居委会大妈了。

 

一路颠簸的感觉,老番茄稍微清醒了些就发现是奇美拉背着自己,他们所走的是回他家的路。

老番茄难受地扭了几下,从对方身上滑下来,还是吐了。浑身都没力气,他就靠着路灯坐下。[我不去你家……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奇美拉想伸手把人拉起来,对方却不配合,他只能无奈地蹲下,看着对方的眼睛[番茄我们有啥事起来再说行不?这地上多凉啊——]

[关你屁事?]老番茄把头扭向一边,声音带上了点哭腔。

奇美拉哭笑不得[谁告诉你那是我女朋友了?我不是见个项目的负责人嘛,那哥们儿家里临时有事我就替他一次。]

[你他妈——又不和我说。]到最后的语气完全就软下来了。

[那能怪我吗宝贝儿,是你自己开始就没听我的去问别人,打电话不接,发短信又不回。]奇美拉伸手将对方的发顶给揉得乱七八糟,见对方还没站起来的意思就干脆把人抱了起来。

[得,敢情我这还是死于话多。]老番茄没力挣扎,就这么窝在对方怀里。

[嗯自我反省很恰当。还有啊不是告诉你不许喝酒了吗?我也怕酒后乱(哔——)啊是吧。]

[喝酒的是我吧你乱(哔——)什么鬼啊喂?!!]

 

(然后干 了 个 爽)

fin

把以前写的东西放上来继续攒月考人品_(:зゝ∠)_

下周月考完后会把铛奶的短篇放上来,依旧是柴桑桑的点梗_(:зゝ∠)_

(给柴桑桑桑桑桑:另外我稍微修了下底稿就成了你现在看的这个。讲真没想到这种东西还会二修。)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