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随便更新了吗?
随便/Ascaris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日常⑦你所谓的年夜饭♂》

*真人无关
*各CP
*通篇有私设[奇茄篇私设多[作者都不知道自己最后在写什么系列

【优散】
[年夜饭据说是要吃到半夜的!]
[你家的菜吃几小时都不凉?…其实全都是凉菜吧。]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年夜饭据说是要特别丰盛的!]
[再丰盛都是给人吃的,消化后还不都是一样的排泄物。]
[据说年夜饭都是要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一起吃,象征和谐美满……]
坐在电脑桌前的优瓦夏终于从iw的世界中脱离,抬头望向散人[…你如果不是要留下陪我,现在也会是和你家人一起,将丰盛的年夜饭吃到半夜。]
正准备接着普及中国传统节日文化及知识的散老师闻言一愣,惊讶于这个人语气中难得的(可能并不是)自责之意,连忙摆手道[没啊没这回事!这段时间剧组也挺忙的,就算不陪你我也肯定买不到票回家啊……还得谢谢你让我住你家。]
[——等会把碗洗了,不用谢。]优瓦夏抽了下嘴角,视线重回屏幕[晚饭还早,弄什么你随便,能吃就行。哦嫌麻烦你可以叫外卖。]
[嗨呀年夜饭就是要亲手做才有诚意。]散人拍着一如既往地丰 满着的胸——脯[反正刚过两点,等会我出门买食材好了。要和我一起嘛?]
优瓦夏懒得做出回应,只摆了摆手示意老娘不伺候了。

然而饭做好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散人就着优瓦夏质疑的眼光解释道[啊…大学住校有食堂,再会做饭的人也会手生的嘛w]
优瓦夏没说什么,伸筷子夹菜。
啧,果然手生了。米饭有些夹生,白菜也炒得过于清淡,但和白菜同锅炒制的肉却咸得让人发指……请问散老师您是怎样做到的。
饭菜虽没有难吃到难以下咽的境界,也好不了多少。但优瓦夏却迎上散人期待的目光,说[不怎么样,能吃。]
[诶嘿真的吗?]散人用优瓦夏一贯的说话习惯翻译为好吃[我就说我厨艺还没退步哈哈哈……]
优瓦夏看着面前喜形于色的少年,有那么一瞬觉得,菜的口味不重要,做菜的人才重要。
……等等,没熟的东西吃了对胃不好吧。
优瓦夏的内心顿时变得很精彩。
但一抬头看到散人那张兴致勃勃的脸,要放下筷子的手还是又重新提了起来。
……过年嘛,开心嘛。大不了吃了拉肚子让对方负责就好。
然而难得温柔的腹黑抖S优瓦夏得到的启示却是【文青是需要代价的】。

【8帅】
83单手托腮打量着一桌子菜,【少女托腮】的表情包状。
小帅喵不符常理的贤惠倒是他一点没想到的,想着先欣赏两分钟这劳动成果再好好问问 结果人一下就丢出个需要他三思的问题。
[你是和我说有事才住我家的吧,这么些天了我也没见你去哪,不如今年的最后几小时就告诉我答案?]
[我是说帅喵你家电脑配置比我们单位上的要棒好多!喵的网速也快啊!…]
[你以为借地录视频就是可以糊弄过去的理由?]小帅喵一步跨上沙发,支起酸痛的腰俯身看着83[还把我当外人?有什么就说,我又不会以非 法入 侵他人住宅为由把你赶走——喂,妖妖灵吗?…]
[诶帅喵你别,我等会还要直播呢别闹。]
[嗯哼?跨年夜还直播?你是要冲击春晚收视率?]小帅喵压根不吃这一套[不说我让你连年夜饭都吃不成。]
83闻言半是郁闷半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是少有的严肃神情。
小帅喵一看表情不对就想溜,但83手更快,拉住对方的手就往自己怀里扯——本来重心就不稳的小帅喵一下就摔在人怀里,抬起头正准备质问却被对方按住头深吻下去。
……妈的智障被套路了。
[追求本来就是要主动些吧,我的事就是这个。怎样,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半小时后二人(看上去)相安无事地坐下就着春晚吃年夜饭。哦我是说忽略小帅喵脸上的可疑红晕的话。
83吃东西也不碍着口齿清晰[诶哟卧槽帅喵你真的好会做饭!特有那…人妻属性!]
[喵的吃喝都堵不上你的嘴吗???]小帅喵额头一个十字路口[83你特喵下次再心怀叵测前来投宿…你就吔屎吧你!]
想了想觉得不能便宜了对方于是补充[吃完洗碗不谢。]

【奇茄】
如果不是突然布置的该死的作业,他就不会在这么冷的天留校了,也就不会连春节都不回家而在足以冻死人的宿舍里做那该死的作业了。
——也就不会招惹来这么一个家伙了。
老番茄心不在焉地敲着键盘。反正这也没别人,他也不怕承认,如果没有奇美拉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他真的可能会崩溃。
寒假的大学校园,留校的学生不多,正因如此管理暖气供应的工作人员也有些不走心,在加上现在莫名其妙的贯彻整个寒假的断电制度——喵的这是极限生存吧??
[唔…]少年还是漫不经心地开了口[奇美拉…你不回家过年的吗?]
也没做什么正经事的奇美拉先是一愣,然后摆了摆手[嘛,买不到火车飞机票还是算了,坐就算是公交车我也会吐一车…茄茄你是要逼我步行?]
老番茄撇了撇嘴,心说你真特喵当植物没大脑啊,我又不是傻茄咋可不知道你心怀啥鬼胎。
[我饿了你做饭吧。]
下意识地就吐出这句话。
[……宝贝儿你才刚吃完午饭。]
[年夜饭呢?出去吃?]
[……虽然我是相信有像我一样买不到票回不了家的参观老板或者厨师,但是我们还是把食材买回来就在宿舍里弄吧,现在天黑得早,大过年的路上也没什么人,不安全。]
老番茄面色毫无波动地吐出一口气,淡淡道[…就你屁事儿多。]

所以说他为什么除夕夜还要写作业啊!?老番茄扪心自问也不是那种起早贪黑的教科书式学霸,顶多做好该做的事罢了,本来如此刻苦就是为了能在年前做完作业好回家过年,现在反正是没指望了,正好距交作业的日子还早着,今天不如就好好玩下。
[奇美拉帮我个忙。]
被点到名的人抬起头就看见自家番茄脸上浮现了危(gui)险(chu)的微笑,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忙?]
如果奇是指手不抖拿着相机摄出有支架的效果,听着对方一本正经的说出可以让人笑到内伤的话而不发出一丝声音以保证视频的音质效果,他一定会抱着人腿大喊臣妾做不到而不是屈辱的接受了。美拉能在答应之前就知道对方所说的忙是指手不抖拿着相机摄出有支架的效果,听着对方一本正经的说出可以让人笑到内伤的话而不发出一丝声音以保证视频的音质效果,他一定会抱着人腿大喊臣妾做不到而不是屈辱的接受了。
……我觉得我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老番茄一面十分温柔地解说着,一面十分凶残的切了那只尖叫鸡。
——奇美拉只觉得下体一凉。
老番茄本该是一面十分温柔地解说着,一面用一根筷子狠戳了下那只尖叫鸡。
——奇美拉只觉得下体又一凉。
妈的这绝对是以鸡[哔——]而进行的打击报复吧!一定是的吧!

[茄茄宝贝儿啊你不会是要我们年夜饭吃这个吧。]录制、剪辑、后期,视频上传,奇美拉面露忧伤地缅怀那只鸡,面露更忧伤地望着窗外逐渐黑掉的天。
这些是早就准备好的事吧。……
老番茄正翻评论看得欢快[嘛算了你随便煮碗面就成,看看春晚 年夜饭不碍事的。]
奇美拉伸出一只手支在老番茄面前的桌子上,另只手托住下巴迫使对方转过来看着自己,语调里带了些轻佻[可是我不想吃面呢——]说着还笑着,暗示一般舔了舔嘴唇。
老番茄干脆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把手机横在二人中间[想吃其他什么我没意见——自己去做。]
体位拥有绝对优势的男子唇边笑意加深,然后俯下身去。
[——我想吃你。]

【闻绝】
小绝考虑了下,还是打消了要向闻香识投入迷妹眼神的念头。
——但还是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啊香香你这么会做饭还会打游戏的男人真是国民好老公!]
对,就这一句,然后小绝认为认真吃就是对厨师的最大赞美w。
耿直boy。

闻香识看着埋头认真吃饭的小绝,脸上的笑意顿时变得有些无力。
传统的团圆之夜,小绝因为他而没能和家人团聚。这顿年夜饭,弄好点算是他能给的最大补偿了。

但聪明如绝,怎不知自家恋人所想?但安慰全都是屁话,不如来点实际的。
[香香……明年、嗯就是明天,你和我去见父母好不好?]
小绝艰难地咽下一大口肉,抬头看着闻香识。
[诶?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了?]
[那个、我就说你是我特别好的朋友,像兄弟那样……我父母很开明的!]
[我不是怕他们不同意,到底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了啊绝。]
[唔……]小绝双颊飘着两抹红晕[我是想,明年除夕,一起在我家吃年夜饭吧。]

Fin

拖了好久现在才码orz
这个源自于我对年夜饭的怨念[当时年夜饭我就吃了一碗小混沌quq
以及,复旦晚上是不断电的,宿舍里边没有厨房(倒是有独立卫生间)←都是私设
还有我并不知道各位到底会不会做饭QAQ想找人问问然后发现没人告诉我orz

明天返校+领月考成绩√
祝我能活着回来x


求个留言qwq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