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随便更新了吗?
随便/Ascaris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悠花】我们去领个证吧》

>有生之年我居然还能更新()

>是段子

>参加亲戚婚礼的短打,瞎写写别较真。
/
/
“真不明白这些婚礼有什么意思,主持人的台词还不如新闻联播,就很无聊。”花少北百无聊赖地剥着瓜子,翻来覆去地玩着瓜子壳。
忽悠饶有兴致地看花少北浪费食物的行为,说:“再无聊能有你无聊吗,多大人了还玩瓜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少北翻了个白眼,说,“我手机忘充电了。——诶忽悠,你说还是西式婚礼好啊,起码来宾不会全程玩手机让场面尬得一批。”
转头见忽悠饶有兴致地用露骨的眼神盯着自己,花少北不由老脸一红,继续玩瓜子壳。
“啊你继续说,我继续看。”
“……然后就请自己玩得好的朋友,十几二十个就成,人不多起码...

《【悠花】新年贺岁》

我觉得是我题目的问题
没有car

看这里

《【悠花】谎(短/一发完)》

已确认关系/同居前提,刑jing×法医,沉迷法医秦明的产物。

我流ooc,私设多,一些专业知识有bug请多谅解

宥→you→悠

两人的心理都有些小问题,后来慢慢理解治愈的小故事。

上身真人我上你。


-


已经不记得是今晚第几次梦到那些残缺不全的尸体了。被他亲手解剖的肢体此时都动了起来,张牙舞爪地扑向他的方向。

花少北掀开被子,在床上直直地坐着。

冷,太冷了。帝都二月的凌晨,室外的黑暗黏腻着室内的空气冻结成块,连呼吸都分外艰难。

花少北的额头沁着冷汗,浸湿了背部的衬衣,粘在皮肤上的不适感让他回过神来。

他不知道是否每个法医都会经历这样堪称折磨的一段适应期,然...

优:现在并不是个讲冷笑话的好季节呢。

散:……不是这样的。



新年好啊优散好啊(。因为是新年所以用了喜庆的颜色(bushi

对了我真的是写手我不画画的(x

17年年初第一篇是优散 今年也是呢ww

那么,18年,也请多指教啦w

《【悠花】精神病院记事(上)》

严格来讲是篇群宣w
文艺汇演时的意识流,ooc见谅
二三次元设定混搭,上身真人我上你。

花少北是个画手,一个常年坚持年更的·经常被认为是死亡人口的·至今仍没被打死真是个奇迹的·画师。
……
这种开头写得作者都烦了这次我们换个继续。
我叫随便,现任精神病院传达室大爷,某狗粮吃饱了正准备找点别的什么吃。
这一屋子全是基佬,恰逢佳节面个基,这里除了基佬,还有某圈的半壁江山,有男有女,有文手有画手。
那边坐一起的红毛和蓝毛看见没?对就是全屋最给。红毛叫忽悠,蓝毛叫花少北,是对现充。现在没啥吃鸡的活动,不知是谁提议让花少北讲现充历程,现在我噎粮噎得只想骂娘。
完了这群人渣还让我记...

《【悠花】我和我可爱的同学啊(短/一发完》

点文 @昀离离离*/ω\*) 

双箭头/初中校园paro/我终于搓糖了/标题很绝望


-立夏-

<1>

五月的太阳灼人得很,学生被体育委员催了好几次才不情不愿地站成方队,有气无力地报着数,接受太阳的涌抱。

热身跑完后体育老师也懒到了极点,开口道:“竞赛跑,分两队,两个人一小组,背着跑——跑到后面的队一百个下蹲!”

一片唏嘘声中,某李姓同/胞担任起自黑的重任:“背不动啊老师!我这么重的!”

众同学悄咪咪给他点了个赞。

“怎么可能背不动,最旁边那两个男生,”老师伸手一指,“你们两个上来示范一下。”

<2>

花少北眯起眼,看了看身...

死活发不出来只能上图
原图↓@无量九里 
http://rokkaku108.lofter.com/post/1d1ea694_11530394
给见见笔芯!!希望见见能够不嫌弃这个东西😭😭😭

《【优散优】盲点(短 一发完)》

私设散人害怕打雷闪电啥的。
ooc,因为没有手稿所以不知道写了个什么jb玩意。 上身真人我上你。
中考暂退前最后一篇,给优散了。
(建议配合BGM 邓紫棋的《盲点》 原曲是写亲情,这里私改成cp)

0
“我回来了。”散人把钥匙放在门后的柜子上,习惯性地念叨。
“……”
回应他的是满屋寂静。
散人意识到时先是一愣,然后无声地笑笑,脱下鞋走进卧室。
没人会回复他了,这个习惯得改。
01
“诶哟我的妈!你看这个刺儿老恶心了,我刚肛过这个苹果阵,它就、它就突然…天降正义!yes!过去了!你看我就是高玩,这个再恶心我也可以溜过去……”散人入神地怼着刺儿,没意识到挂钟的时针已经走过了标着数字1的刻度。
饭桌边的青年沉默地咬着勺子...

《【悠花】友人<下>》

“ 其实所谓死心,不一定是嫁作他人妇却只能送上祝福,而是奉上了全部的真心,却因‘朋友’为名均付之东流。”

借用醒目落字的话。上身真人我上你。
前文

忽悠认为自己大概是喜欢花少北的,只是不敢贸然将这种感情定性为爱情。
有时他也会在与花少北讨论B站哪位妹子可爱颜高时,想着也许不用做恋人,仅朋友就足够,打着撩妹的旗号猛撩僚机,人生赢家啊。
……不过人生赢家的最大失误在于,没想过僚机“反水”时如何应对。
所以当他在听到花少北刻意压着音调的一句“我家人似乎是密谋了一场让我相亲的阴矛”后,第一反应居然是想说“朋友你脱离组织了?你忘了和你青梅竹马相濡以沫无数年的右手君了?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家伙看我不neng死你”。而事实...

《【悠花】表妹?不存在的。》

私设忽悠有表妹,是助攻,不苏(胡醒目客串)
醒目ooc得比悠花还厉害x
傻白甜,这次再是刀子我就是doge
勿扰真人

岳xx,姓吴,名织亚切,绰号忽悠,自诩21世纪健康绿色阳光正直向上的好青年,每天花30小时制作视频,勤勤恳恳如当代焦裕禄,平日里亲朋好友和睦相处,给他们留下了个如上自述的好印象。
但最近为人际关系而苦恼着。
起因是暑假暂住在他家的表到青藏高原不知那山旮旯里的表妹,姓胡,名醒目。表妹不像其他来旅游的亲戚成天嚷嚷着出去玩,平时也就写写作业敲敲字,乖到不行,按理说不应该有啥麻烦。
问题就出在她表妹是个腐女。
还是个混B站圈的腐女。
这特喵就就有点尬了。
01
「哥,你不是打游戏嘛。那你知道纯黑吗?」
「嗯,...

《【悠花】空车<下>》

前文↓

上→ http://suibian666666.lofter.com/post/1e50240b_10ac02b1  

中→ http://suibian666666.lofter.com/post/1e50240b_10d01aea
勿扰真人

作者已经挂好了医院骨折科x的专家号
(文最后的话请你们看看)

(md手机排版我快疯了)
(悄咪咪@实况RPS综合cp向84小时 )

21
「那到底是什么?」
忽悠张了张口,却没接话,径直走进虚掩着门的小道。少年只好跟上去。
然后在走进校园,抬起头的一瞬间后悔。
这根本不是七中。
准确说,不是现在的七中。
现...

《【悠花】空车<中>》

本文部分内容可能引起您的不适,未成年人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
然后你就会被家长打死  



勿扰真人。


11
「我是高三调到这里上学的。」
「怎么说……我刚到班上的时候,觉得气氛挺怪的。」忽悠转过头,看着少年的眼睛「你能想象那种……所有人都看着你,但所有眼神都是在看戏、可又躲躲闪闪的吗?」
「为什么?对新同学这么冷漠有什么好处?」少年接过话头「你看起来也应该是很受欢迎的一类吧。」
「不仅如此,连老师都是这样……」忽悠斟酌着用词「敬而远之。」


12
红发的少年结束自我介绍,不无局促地现在讲台上,并未将心里的疑惑表现出来。
老师的目光没有投向...

《【悠花】友人<上>》

*糖
*ooc是肯定的
*勿扰真人

*后文→ http://suibian666666.lofter.com/post/1e50240b_10ec2935



照例是得直播的一晚,花少北掐指一算,是个黄道吉日,适合找忽悠直播。
前些日子粉丝刷得有些过分,因为这个,他已经多久都没和忽悠联机了?私下是玩得开心,甚至偶尔还带着马赛克挂过人,可摆在台面上给人看的关系,终究还是淡了。

【花shao北 什么时候开始?你有定吗?】
【假忽悠 我没关系的 配合你那边就行了 不用管我宝贝w】
对于那个纯用来恶心人的称呼,若是以往,他只看一眼就够了。

或许被这样的称呼给洗脑了吧,他希望过忽悠有天会用认真的表情对他叫出...

《【悠花】空车<上>》

*瞎jb乱写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bml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写这种东西
*什么向我也不清楚,总之能看下去我给你比一百个小心心
*惯例勿扰真人

01
93路公交车的LED灯牌上亮着醒目的红色数字,穿过密集的雨丝,打在少年的脸上。
少年投币上车,目光所及之处全是站着的乘客,想必是没有一个座位了。
只好勉强挤到最近的一个扶手旁,勉强站稳。
车厢内充斥着雨水、汗水、食物,与各种奇怪气味混合之后的浑浊空气。少年捂住鼻子,皱了下眉。
如果不是忘了东西在教室,谁想坐公交啊。
少年一直对雨天的公共交通工具很有意见,偏偏今天一辆出租车也打不到,地铁站也是一样的有味道,还离学校老远,这不,只能来挤公交。
家离学校不近,这意味着他起码要...

《【优散】相交线(高清重置x》

*CP优散
*无关真人
*是lo主第一篇文的大修版x

跪立,叩头,祈祷,希望能得到已逝亲人在另一个世界的保佑,古往今来,这些仪式也只剩下繁复的形式礼节了。
清明节是这个不大的陵园在一年中最为热闹的日子,前来祭奠的亡者亲属络绎不绝,对亲人已逝的悲伤倒是很少看到。“亡者亡矣,生者过好自己剩下的日子才是要紧。”他们这样说。
即使是在其他的陵园安静许多的日子里,在亲人忌日前来扫墓的,也大多是一家人一起前来,人少却不显冷清。
因此,少年孤身一人的存在,便像极了一抹挥之不去的暗影。
身穿黑衣的少年额前留着略长的刘海,一双形状优美的眼睛从刘海下透出,却因为缺乏睡眠而有些泛红。一头向来打理齐整的黑发显得凌乱,脸色也不是很...

《【双悠】无题-脑洞系列①》

微博悠司机×直播悠少年(←吴织亚切大忽悠)
勿打扰真人
以上OK?
开始
-
[有时真觉得微博上和直播里简直是精分成攻受两体一样。]
红发的男人刷过这条评论,暗赞真相。
摁灭手机屏幕,男人起身,推门走进房间。宽大的电脑椅上坐着一个和男人有着相同红发的少年。
——准确说,是[和男人相似]的少年。
男人瞥一眼床头柜摆放着的闹钟。打开微博编辑好一段文字发出去。
[吴织亚切大忽悠:直播的宝贝儿别太累啊,不然明天得嗑肾宝片]
几乎是在同时男人听见电脑前的少年委委屈屈地嘟囔一句「你、你跟我说话!…你理一下我呀!」
…妈个鸡,几个意思?
「嗯?你们说微博上那个傻 逼?」少年把头往男人的方向偏了些许,似乎是带有责备性地瞪了...

《【闻绝】traffic(花吐paro)》

酒壮怂人胆。

——
三次元人设使用,无关真人。(可能?)有私设。

——
简单的几句道别后关了直播,小绝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抱着杯子窝在电脑椅里修仙,掌中传来的热度让他一阵发愣,直到被桌上手机的消息提示音拉回思绪。
【闻香识没女人:刚听到你咳嗽了,感冒了吧辣鸡(`_ゝ´)多喝水,注意保暖】
卧槽神特喵辣鸡,小绝失笑,放下水杯就打算跟人开撕,可喉间涌起的一阵异样刺激得他咳嗽不止,胸膛的剧烈起伏暗示少年的情况并不好。小绝扔下手机,翻身跑进厕所,扶住洗手台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和干呕。隐约还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老年气管支气管炎?还是说准备演个狗血剧吐滩血?
刚要这么吐槽自己,小绝就瞥见水槽里安静...

《【悠花】从15年到现今的悠花糖集合[微博部分]》

*本条严禁以任何形式拿给正主看!!如有任何对正主的打扰即刻删除!!!保护我们喜欢的cp!从圈地自萌开始!!

*精分之后的产物

*直播部分走这里→http://baobao666666.lofter.com/post/1db3e039_1015fb23 感谢 @烤肠抄手叉烧包 醒目目w

*第一次做这种集合会有遗漏,我会尽量补充,如果有找到的小天使也欢迎私信ww

*暑假后会把各种各样的糖放上来,不限于微博

以下正文

-大概?是第一条

花少北:……这人怎么gay里gay气的。


-关于人设发色

不用解释了,你就是。


-关于直播与录屏...

《【优漏】红包?不存在的。》

*毒CP十五题 #3优瓦夏×哦漏
*来自这里堪比黑洞的脑洞√
*无关真人

最近哦漏在忙考试,优瓦夏自己工作也挺忙的,就只偶尔发几条短信问候下,想着等对方考完了来做点什么因吹斯听的事。
比如日常套路。

然后这条优瓦夏收到了某人的信息。
【不Q了: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优w我考完了你有空吗那个……能出来吃个饭吗】
这不打标点的风格一看就是漏兴奋♂的体现。
【优瓦春:今晚可能加班 下次吧】
【不Q了:好吧qwq】
【优瓦春:考完奖励,拿去买糖吧】
哦漏看着突然蹦出来的红包愣了下,首先居然是懵比回复【我考得不好的QAQ ……】
【优瓦春:那不给糖了】
然后哦漏看着真·消失的红包脸上更迷茫了,随后震惊。
【...

好的下一个毒CP已定√[花少北×奇美拉]
水表已拆不收快递√


【还有,弹幕里说六道的够了哦🙂】

《【优12优】一人的演绎》

*毒cp15题√ #2 优瓦夏×12dora

*依旧来自我和我的小伙伴的真实日常

*超短打/初中校园paro

*无关真人


自从老师允许中午一点半到校午睡后,中午讲题就几乎再没人听过,当天的值日班委也不方便去管——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优瓦夏独自站在讲台上,表情是要多冷漠有多冷漠,反正也没人鸟他,干脆就讲得更随意了,投向讲台下趴倒一片的同学的眼神压根没聚焦,刚想着赶紧讲完赶紧滚回去睡觉,就有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有双碧绿通透如翡翠的眼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优瓦夏自然也回了个同样充满性暗示的眼神给对方,讲解的音调不由自主地提高几度,甚至将结束改成了[很意外...

《【K漏】掰手腕?不存在的。》

*CP K漏(微)局路

*来自我和我的小伙伴的日常

*超短打

*取名废

*老发刀子我的良心还是会痛的

*无关真人

刚开学时,哦漏在班里的熟人也就小学同学A路人一个,自从路人被班里英语有严重口音的英语课代表给拐走,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纠正那人的英语发音上,哦漏就认真地考虑起在班上交个新朋友这件事了。一个学期下来也就班长kbshinya比较顺眼,虽然对方对自己也挺热情的,但在哦漏看来这位班长大大对谁都一个样,说不定已经有一大群一起打球扯淡摔跤♂的哥们儿了,自己这时候加入不会很尴尬吗?

总之现在每当KB向哦漏打招呼时,后者总是愣三秒,反应过来后只低头嗯一声,匆忙走开。

而KB也不是哦漏...

《【优散】关于戒烟》

*CP优散
*没什么营养的段子
*来自我和小伙伴的真实日常
*大概会有后续

#1
优瓦夏倒是很少在散人面前抽烟,可很少也不代表没有。这次散人恰巧就给看见了,想了想凑过去开口道[优瓦夏你有看到过这句话吗?]
优瓦夏顺着散人手指的那行字看去【尽早戒烟有益健康】,朝后者露出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这难道不是个假期作业上的【祝同学们假期快乐】一样的屁话嘛。]
散人表示他哭得停不下来。
#2
继上次烟盒标语的欺骗后的散人领会了劝优戒烟需下猛药,而太猛了搞不好会被直接艹翻在地,于是询问友人,讨论着一个巧妙的办法。
但这个办法没完善之前优瓦夏就看见了他和83的部分聊天记录【你要侧面地告诉优大,烟抽多了那牙齿就跟一杂交玉米似的有白...

《【优散】死前60秒》

*CP优散
*成绩出来后赶紧磨把刀子冷静一下[答应的车会联文(`_´)ゞ
*无关真人

60s
或许是因为刀刃太过锋利,划下时他竟感觉不到一点痛楚。
又或是因为胸前某处的疼痛盖过了腕上的。

59s
优瓦夏跌坐在地上,安静地看着从自己手腕的裂口涌出的殷红血液。
鲜活得就像那个人的笑一样。

58s
[他和新娘的照片。]
真的很好看,新娘婚纱的洁白好像北国冬日的第一场雪,新郎笑容的温暖又仿佛融进了背景的阳光里。
这样的笑,他好久都没有见过了。
他终于又见到了,却浑身冰凉。

57s
散人的婚礼他倒是有过预料。不久前就听他说找了个大学同学当女朋友,后来相处得久了,结婚时迟早的事。
优瓦夏突然想起某年自己的生日会上,散人叫自己...

《【优瓦夏生贺】》

【0504优瓦夏生贺】
*优散向
*二三次元设定混搭√优散不怎么联系的几年后背景又有三次的时间……(好吧我表达废x
*迟到的生贺就当是520的小甜饼吧(老磨刀子我也不好意思(←你有过不好意思的时候吗???

散人把面包包装袋扔进垃圾桶,嘴里还叼着半块面包,甩了甩手就开始拿笔写今天的待办事项。
Date20170504……
咦???
今天——是优瓦夏生日?
散大傻子使劲眨了眨眼,确认自己不是眼花后才扔下笔,抽出手机解锁,看着一行似乎与往日有所不同的阿拉伯数字出神。
那就是没错了。他一直有反手就是一巴掌哦不对我是说反手就是一串当天日期的技能。
为什么昨天莫名写了那么多遍的0503也没能记起第二天是这样一个日子呢?
点进企...

《【优花】老友》

*毒CP15题 #1优瓦夏×花少北
*这个人脑子有洞系列
*纯脑洞↑
*无关真人食用愉快w

坐在电脑桌前的少女无所事事地翻着B站直播,一圈下来也没发现什么因吹斯听的东西,本想着就这么下了,手一滑点进了个轮播间,主播名字是个挺风骚的,叫【夢想风靡】。
吸引她的倒不是轮播内容,而是轮播间的人数。讲道理,就算是那些很有名气的大大,轮播间撑死也不过就几十人。而这位主播,或者说up主,粉丝数也就才几万而已,观看人数居然还上百了。
少女自然没有看轮播内容,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弹幕上,大多都是一些很莫名其妙的【死亡人口回归】,又不是直播,激动个什么。少女正想吐槽,就敏锐地从飞快刷过的弹幕中捕捉到比主...

《★日常⑦你所谓的年夜饭♂》

*真人无关
*各CP
*通篇有私设[奇茄篇私设多[作者都不知道自己最后在写什么系列

【优散】
[年夜饭据说是要吃到半夜的!]
[你家的菜吃几小时都不凉?…其实全都是凉菜吧。]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年夜饭据说是要特别丰盛的!]
[再丰盛都是给人吃的,消化后还不都是一样的排泄物。]
[据说年夜饭都是要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一起吃,象征和谐美满……]
坐在电脑桌前的优瓦夏终于从iw的世界中脱离,抬头望向散人[…你如果不是要留下陪我,现在也会是和你家人一起,将丰盛的年夜饭吃到半夜。]
正准备接着普及中国传统节日文化及知识的散老师闻言一愣,惊讶于这个人语气中难得的(可能并不是)自责之意,连忙摆手道[没啊没这回事!这段时间剧组...

《【奇茄】 从借酒浇愁到酒后乱(哔——)》

*点梗from @柴桑 张嘴吞粮

*超短打

*不虐

*含私设w

*可能ooc

*无关真人 食用愉快w


[诶番茄你可不能再喝了——你不是不能喝酒吗?]散人一把拦住老番茄还想去倒酒的手,又把酒瓶放得远远的。

[好久都没和你们出来玩过了,开心嘛……]老番茄面色绯红,起身想去拿酒。

散人把他按回去,微微皱眉[我这可没见你哪里开心了,出什么事了?]

老番茄跌坐回沙发里,一时头晕得难受,开口就想吐,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

坐在一边的小绝喝了一口果汁,闻言思索了片刻,道[好像是……Chimera君吧,前段时间出差这两天刚回上海,也就不知道为啥没去找番茄了。]...

《【优散】熊孩子的黑历史qwq》

*CP优散
*内容摸鱼请勿上身真人
*(大概?)友谊向
——————以下正文
  据说(瞎几把乱扯)散人在遇到优瓦夏之前曾经有过这样一段黑历史。
  还是在一次期中考试前,散人又失眠又感冒,于是安眠药和感冒药都带在身上。发卷前散人迷迷糊糊地把感冒药(?)吃了,昏昏沉沉地开始做题。
  ……
  监考老师很快就发现了在角落里熟睡着的散人,于是上前敲了敲他的桌子:“同学?醒醒,试卷做好了吗?”…然后散人就没反应啊,老师就把他扳起来靠在椅子上。…这老师就特别方地看见散人脸色苍白毫无知觉地挂在椅子上,嗯因为老师也不知道他是生病了就方得赶紧去测生命体征,还以为人猝死在考场了,欣慰地发现这孩子只是晕(shui)过去了,...